色彩在許國鈺的繪畫世界中呈現非常明確的存有感,每一顏色區塊的角色性格、功能定位都很清明,這些充滿象徵意味的色彩團塊,就像小說家筆下的人物,依其佔據的關係位置,彼此以獨特的形色訴說自己的情感願望。觀看<我腦海中的片影15>就像欣賞一篇小說,紛繁的語言之點被塗抹上黃、白、天藍、墨綠、赭灰,忽隱忽現的情節在空間裡潛行,樹叢傳達出社群相濡以沫的溫暖情感,獨立之樹自有傲岸的信仰支撐,幾近無形象的畫面卻瀰漫著無窮的生命感觸。許國鈺賦與抽象的形色有機的生命意趣,打破了生命與無生命、實體與虛空之間的界限;好一幅空間結構迷離,而話語交談深奧的當代心靈風光。

     現代繪畫空間的觀念是在二度空間平面上架構真實的幻像,而許國鈺的繪畫試圖以團揉過的形體與色彩(經過精準的形色結構安排,再解構還原為自然散漫圖形),表現幻影般的真實。<我腦海中的片影16>是一幅非風景,畫面中的心靈情感與記憶風光交融匯流,舒緩自由的心境逍遙漫蕩,許國鈺成功地塑造出風格獨特的繪畫抒情性。

     許國鈺以腦海中的夢幻風光,發掘隱匿在現實背後的風景:生命情感的內面空間、思想本質的形上空間、自然與人文的對話空間,在似形象非形象,形色交響的繪畫中漸層掀啟。<我腦海中的片影19>架構一方彷彿天外有天的構圖,「自然」被畫家的心靈願景與精神世界重新組織過,變造出一個小大相間、虛實無礙,容許人心自由往來的新天地。「心比天高」確然不是一句囈語,唯有胸懷天闊者才能接近藝術天地的真髓與樞機。

     許國鈺的繪畫常藉氣泡狀的點表現流動的風景,在<存在的本質>系列,繪畫空間裡出現了飄落的樹葉,與昇揚的氣泡此起彼落,交織成異想世界。一個異想世界中虛擬幻化的「我」──畫家以橘色的圓形體來安置,「生命」似乎在繪畫中被擴延,能以無邊無際的形象來顯化。廣大的飄落從天際降臨!飄落不再是蕭瑟、悲傷而幻滅;萬象恆常之飄搖,在藝術信仰的道途上也可以被轉化成真心擁懷、天地安詳的詩章。

    全站熱搜

    黎畫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