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美慧 南橫林之二 油畫 畫布  162x130㎝

<李美慧後山創作翦影>

/阿提

    高山與曠野的原味,吸引了李美慧來到花東,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從此,對花東的喜愛,一直有增無減,還曾一度賃屋於玉里三民,常搭夫婿機車馳逞於花東的村野部落間;直到教職退休,便不假思索的同夫婿離開都會台北;先在台東美農藝術村駐村一年;之後,移居關山嵌頂;又近一年,再遷來瑞穗鄉間。

    李美慧是個喜愛徜徉山水,任性天然的山水畫家。這幾年的花東生活,總恣意於遊山玩水,經常的貪得佳景美宴,而忘失了畫筆。李美慧在花東的近作,多以一百號之大幅作品為主,筆下花東的崇山蒼林,多偏於側寫大塊吐納之息,不作具象摹擬,因此,其作品呈現的多半是主觀的情志表現與趣味開發,能獨出一格,頗具本色。(2002.阿提識)

 

 

 

<談李美慧的創作行為>                              /阿提

 

    畫界中人都知道李美慧愛作大畫,但她繪作畫幅最大的也不過220號,比起別人的500號、1000號的作品,實在不足道。然而,李美慧繪作就是常給人一種格局寬大的感受。為什麼?重點在於她胸中自有的那份大山大水的豪情,令她在臨景寫生之際,不受現實侷限,以是構成她的大塊寫生格局,也因此形成她創作的天然慣性,使她對作品畫幅、筆趣等掌握之自由度大,能從容逸趣,別出遷想,時常保有藝術鮮活的品質與自然生動的氣韻。

    畫家王萬春說起美慧,就只讚嘆她畫面經營的大氣勢。所以,以勢取勝,乃畫界對李美慧作品的一般印象。臨景寫生與現實取象,一直是李美慧繪畫創作的方式。然而,她和一般畫者不同的是:不對現實景象做忠實的描繪與定格的紀錄。她寫生取象,事實上只是借題發揮而已,畫的其實是個人的胸中塊壘。所以她臨景寫生,不隨俗自範,不流行受格,不守成囿學。且以<丹鳳山系列>來說,俗人肉眼平淡無奇的丹鳳山景,在她筆下風韻天然,雄氣自生,情態千變萬狀,百畫不厭。

    鄉居後的美慧,繪畫在其內觀生活裡起了變化。雖然依然喜歡借著畫筆與自然對話,紀錄對話情景中天人之際的覺應和靈動,畫筆卻更細膩了,更無拘於形色之美學了。臨場寫生的山林之景往往成了她定神和淨心之靈修場域。有人常會問她,汝又不寫實,扛著一張百號大畫現場寫生未免太辛苦了,不如拍個照回家,在室內做畫,不是更容易經營畫面構成,掌握形色品質嗎?李美慧只是回說:臨場寫生和看照片作畫就是不一樣。譬如說大地綠色的生機和光照靈動的生意,離開寫生的現場後,汝就感受不到。確實,在當前資訊化的世代,幾乎任何事物都能虛擬,唯獨一樣人無法虛擬,也不能做到,那就是活鮮鮮生命的賦予。因此,李美慧臨場對景寫生,早不再是景象之描繪,也不僅於筆墨上疊色圖像,而更是心象之傳寫,以性靈作畫。

    鄉居後的美慧體悟到畫者只是上帝的僕人,必要忠於生命之心,臨景寫生與現實取象僅是她借著畫筆謙虛的傳達萬靈氣象而已。這是與以前的創作最大的分野處,也是<花東樹歌系列>最值得品賞的地方。

黎畫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