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美慧「白的喜悅」                                /黃粱

 

李美慧在陽光底下的自家果園中作畫,在山林田野道旁揮灑畫筆,農夫般的裝扮,以感恩的心謙卑的態度,舉起鋤頭般的畫筆在畫布上開墾出一片又一片遠離塵囂的新地。清晨陽光溫暖的“白”撫摩人的身心,與萬物同奏生生不息的樂章。李美慧的畫氣韻豐郁,生機盎然的喜悅來自對生命的仰望,來自藝術純粹之美的感召,李美慧將她對家園的愛,踏實用心地擦抹在畫布上,柚子樹、老梅與山茶,莿桐花開落,松樹糾結延展的臂彎,都在陽光底下舒放生命的芬芳。

 

李美慧作畫時彷彿沉浸在一股聖樂當中,音樂旋律將她的身心包覆承托,將有限肉身連結上無限背景,使她的藝術天地廣大而莊嚴,人世滄桑顯得微不足道;昇揚的心願與純摯意念在她的畫面上,化作空氣升降與陽光浮沉,獨留山林綠意被喜悅之白環繞。「白」是光之昭示,顯現萬物喜悅昇華的生命初衷,如嬰孩天真的微笑,似野薑花含苞將放。

 

李美慧的繪畫與天地之大美獨相往來,以走向自然觸摸自然的方式作畫,筆觸韌實而結構漫蕩,再也分不出是自然在繪畫我,還是我在繪畫自然。在她的藝術裡,人被天地靜穆的氣息護佑著,身心恬適安寧,生命渴望蛻下物質有形的軀殼,只存留無形的意氣與精神。

    全站熱搜

    黎畫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