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粱 

     20085月歷史博物館推出李建中現代畫展「革自己的畫命」10月黎畫廊、鄭甘美藝術空間、  gallery107接著推出李建中大展「漩渦裂變」,將完整呈現他近四十年的繪畫歷程。李建中(1923-)生於山東煙台,隨國民政府軍隊遷台,1951年從中尉美工繪圖官退役。李建中19691971年兩度受邀參加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1978年旅居美國至今,藝術創作與展覽始終不輟。李建中的藝術蔚為大觀,創作媒材有木雕、彩墨、油彩、壓克力;多種獨創繪畫技法:打洞、凹凸皴、沙敷、噴霧、螢光繪畫、特殊蠟染等。觀看李建中的畫作既是視覺考驗,也令人產生心理上的矛盾衝突感。李建中將研習工業設計與印染之技術用於繪事,利用各種方式在繪畫平面上營造出立體感與特殊質感,畫面上共存的異質性元素,使他的畫風歧異紛雜甚至顯得不調和。以<如意>為例,將紅色塗在凹凸不平的畫布上顏色極刺眼,而黑色則以流暢如水墨的手法寫出一個「如」字;兩種截然不同的質感在畫面上相當不協調,而產生一種微妙的反諷意味。時代豈能如你個人的意?尤其是帶有革新企圖的台灣現代畫家。 

如意(油彩 73×90 1973

        李建中畫面上最令人驚心觸目的顏色是「紅」,參加第十一屆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的作品<白熱化辯論>,在黑白平均切割的畫面中央上懸一爿紅太陽,底下一滴血,這滴血隔斷了右側雞群與左側雞卵的聯繫,這個白熱化的時代隱喻現在查看依然生動有力。水墨畫的題字是人文傳統,李建中的油彩題字另闢蹊徑;<人不可以無恥>以白色書寫孟子盡心篇,角落蓋上卑微醒目的紅印;<知恥>在黑色背景上以紅色書寫「知恥」兩字,礙眼到像似血跡一般的紅。李建中擅長用幾何線條構築畫面,低限的構成元素產生一種形上思維傾向;但李建中的現代畫又滲透著傳統思想,<作品1978之一>黑白連體的舟形色塊猶如重新打造的太極圖,極現代又極傳統。<凹凸皴之二>呈示陰陽思想,又對水墨皴法做出解構,畫布、色塊之凹凸還不夠,又書寫了「凹凸」兩個大字,畫家似老頑童遊戲味道濃厚。這種遊藝心態的美學根源於老莊哲理,在技與藝中反覆游動,而時時保持著生命與世界的疏離感。

作品1978之一(油彩 102×761978  

     李建中現代畫的冷抽象型態,來自西方抽象繪畫的藝術精神,也與5070年代台灣的社會文化環境息息相關,以抽象手法隱藏心理情結。現代藝術運動在台灣的發展,先是台灣省立師範學院(台師大前身)藝術學系講師黃榮燦在1951年年底以涉匪疑案被捕槍決,導致藝術系師生身心惶恐,1960有「反蔣」嫌疑的作品所導致的「秦松事件」,1961年徐復觀對現代藝術強烈質疑而引發的「現代藝術論戰」,政治對藝術的干擾迫害未曾間斷,許多年輕的藝壇健將,後來紛紛出國追求更自由的創作天地;李建中也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中,於1978年搭機離台試圖解脫藝術創作的困境。以創新方式承接傳統,嘗試混合媒材及探索非形象畫風,是1957年創立的「東方畫會」、「五月畫會」當時的基本藝術傾向,李建中的藝術也染浸了這樣的時代氣息。但李建中特異之處在於他將思想感情的抽象化與造型性,以當時尚未風行的解構手法處理,運用新工具新技術,在一些傑出作品上表現出後現代拼貼/去中心的藝術特徵。幸乎?不幸?遊離於主流與非主流之外的孤獨長者,藝術恆不孤獨。 

    全站熱搜

    黎畫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