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孝游的「逍遙遊」彩墨畫─既濃稠又淡雅的複雜情懷   /黃粱

                                                                                                           徐孝游古木絕崖彩墨紙80x1182009

   

    徐孝游的彩墨畫用色飽滿卻不泛濫,情懷隱約意念深沉,細膩而溫柔的敷色使他的彩墨畫產生氤氳淡雅的情調。徐孝游的彩墨畫整體結構複雜,似抽象非抽象,遊走於寫意與抽象之間,以書法般的筆力牽動畫面線條,筆觸時而細緻時而豪放。

    徐孝游的彩墨畫有寫意、抽象兩種類型,寫意水墨畫的作品例如<山外山>與<秋>,<山外山>像似一匹錦繡把山水向無盡遠處綿延,有織錦繁華之趣味。<秋>輕撫枯荷之憔悴,色調淡雅容顏清淺,創造出一種當代罕見的典雅綺麗的人文情味。<古木絕崖>與<山>的構圖一反傳統山水畫平遠的結構法,俯看天地的視野從天而降,峰頂與谷底的風光同時一覽無遺,結構嚴謹而超邁,畫面展現出睥睨群峰之姿。

    彷彿抽象繪畫的作品如<春祭>與<涼州行>,<春祭>的底色由洋紅鋪陳,契近天地的本來色身,而黑色粗獷的水墨筆觸從畫面下沿盤繞上升,成就祭典般的隆重與神聖感。<涼州行>的黑色書法線條則環伺在畫面四周,造成中間畫面凹陷下去的視覺效果,畫面中央補以鵝黃色塊,與黑色線條形成強烈的對比,虛實相生的佈局使整幅畫神采奕奕,堪稱當代抽象水墨之傑作。

    徐孝游的彩墨畫筆墨心情複雜,結構糾結,漫衍宋詞般的溫潤情調,蘊涵濃得化不開的心理情緒。帶有裝飾性特徵的敷色,使他的彩墨畫情感濃稠而豐滿,可是繪畫色相的選擇卻趨近於調合與淡雅,繪畫情境於是滋生了一種微妙的矛盾衝突感,好像畫紙上有許多顏色要鋪陳許多情感要述說,卻總是有所保留有所壓抑,沒有說透,餘韻繚繞。在繪畫結構上,一方面,西方現代畫「繪畫空間」的觀念,使他的畫面空間結構嚴謹層次井然;另一方面,受東方筆墨精神傳統的影響,寫意即興的書寫帶動他的筆觸在畫面上逍遙漫遊,使畫面瀰漫一股靈動氤氳的氣息,達致一種視覺飽滿而印象輕靈的當代水墨新氣象。

    其實,徐孝游最欣賞大詩人李白的將進酒境界,可惜不知是心理情結還是性格使然,畫面上總感覺不夠灑脫有所鬱結,還有很大的空間亟待去揮灑!很多心理鬱結亟待去放下!

    徐孝遊1934年出生在南京,從小喜愛美術與音樂,1946年隨父到台灣就讀建國中學,在中學時代接觸了後期印象派的繪畫與文藝復興大師作品,對繪畫的創作產生了極大的渴望。當時因學校課堂壓力與父親的極力反對,只有在消極的狀況下練習繪畫,高中畢業後,在建中級任導師傅禹先生的鼓勵下踏上從事美術工作的生涯。徐孝游母親因為陪同大姊回北京念大學,兩母女1949年被孤絕在大陸,導致徐孝遊的父親一人在台獨力撫養9個小孩長大,徐孝游是二哥。徐孝游個性叛逆性格狂狷,是50年代早期師大藝術系的逆子,五月畫會的叛將,1964年底赴美就讀百拉特學院(Praff institute)、紐約美術學士中心(Art student League)與紐約市立大學(CUNY)獲美術碩士(MFA)。在美初期任教石溪大學(NY state at stony brook)、賓州希達克萊斯特學院(Cedar Crest College) 。徐孝游在紐約藝壇奮鬥了40年,如今遊子回歸鄉土重新再出發,期待各界的關注與鑑賞。

 

    全站熱搜

    黎畫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