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神虛白  藝術彷彿人與天地的和諧交談

/黃粱

      「勿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勿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莊子•人間世)。中國藝術精神著重對生命內面空間的冥想與聆聽,擺脫感官對形色的執迷,深化人的情感意識,藉著「藝術」這條道路人藉以認識自我、接近天地奧義之美。中國藝術從三代的祭器:青銅器與玉器以降,藉著浮雕式的線條敬謹地親近自然混沌的形貌,不敢妄自模擬天道、雕鑿明細,唯恐鑿開七竅而混沌亡,走上一條以虛待有、凝神虛白的「寫意」之途。青銅器與甲骨中所顯現的線條之美,發展出獨特的書法藝術,從線條的精神性開端的藝術道路繼而打開了山水畫氣韻生動與大塊風景的境界;而君子取「玉」之溫潤,生發了對人之性情與萬物質地的尊崇,終始確立了中國藝術「質感重于造型」的審美價值取向。強調道法自然、虛實相生的中國美學風貌,人的精神充塞滿盈於現象中,這種自然有機的創作觀,人與現象是互相提攜的關係,共同激發出精神層面的開展與統合;而西方現代藝術強調視覺要素在繪畫空間中的運動關係,藝術家透過觀念與想像來完成視覺經驗的提煉與視覺秩序重整。這兩種藝術思維與方法所激發出來的藝術生命與精神視野,判然迥異各有千秋。

        藝術行為中的「創造」,它必然是一個開放性的歷程,將自我向世界敞開,接納廣大無窮的宇宙能量,轉化生命,並將「新的生命」奉獻回向給世界。返歸創造的初衷,復原藝術的原生性,使藝術重新成為平衡世界、重整生命秩序的浩大力量,是可能的。藝術的創造性能量,使生命時時回歸「誕生」的母土,重新與「根源」產生連結,當生命接續上文化傳統、歷史脈絡、自然懷抱、精神信仰這些根源,人之樹,將要結出滿盈愛的汁液的果實,惟有愛能教生命滋潤。愛是日常生活的神聖托盤,將「人」承接其上,使生命顯得廣大而莊嚴,個體生命與廣大生命之鏈被環扣起來,斷裂孤絕的當代心靈向「生命主體」投出願望的眼神。從容蓄積的懷抱,源始的土壤,勃發生機之氣,生命與春天不期然媾和,萬物生焉,藝術自然而然化育,不待人為造作之牽強附會,不因短視而攻利,不以小心識而大張旗鼓。「立春之前山水靜」聯展,薈萃藝術性情蘊藉深遠的六位工作者,親近這些作品有如沐春風之感,藝術彷彿人與天地自然的和諧交談,唯寧靜能致遠,生機盎然的藝術廣大人的心性,立春之前山水定靜……

 

葉世強 葦,三鷓鴣 水墨,紙 2007 140 X 70 cm

黎畫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